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慰安妇口述:我每天被日本兵轮奸得浑身酸疼

2013-11-16 09:00 出处:《真相:慰安妇调查纪实》  人气:   评论( 0

 

    本文摘自《真相:慰安妇调查纪实》,陈庆港 著,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

  什号村很偏远,从保亭县城到什号村不通路,也不通车,地图上也找不到它的确切位置。花了一两天的时间,我在小县城里四处打听去什号村的方法,人们大都不知道这个小村子,偶尔有人知道,也都说那里不好找,更不好去。我有些不相信,就这么小的一个县,那么大的一个村庄能不好找到哪里去?

  于是我决定租车,自己直接去找。在这个不大的县城里,出租车的生意并不好做,开出租车的也都很热情,但当我说要去什号村时,他们便都不再理会我,在我的再三追问下,就有人真诚地告诉我:伤车,那里真的不通路,去不成。这时我开始相信什号村不好找的说法了。

在云南抓获的日军慰安妇(资料图)

在云南抓获的日军慰安妇(资料图)

  第二天一早,以正常租金的两点五倍,终于租到了一辆愿意载我去什号的出租车。在接受我预付的租金时,出租车司机一脸的悲壮。而这时,天却开始下起了雨来。

  路很泥泞,车总是陷到泥坑里,走不了多远我就要下来推一次车,红色的泥浆和雨水将衣服裱得铅一样沉,路两旁的杂草树枝狠狠抽打着我和车身。什号真的并不好找,路很乱,蛛网似的在山间四处延伸,我们在树林里,在长着茂密植被的山野中盲目地穿行。司机常常会突然停下车,扭头问我:还往前走吗?

  • 共5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下一页
  • 分享给小伙伴们:

    相关文章

    Copyright 漏 2014-2015 历史解密网 版权所有

    辽ICP备14010078号